皇冠足彩

新闻资讯more
联系我们
鼎盛教育集团董事长刘宏冰做客中国网《教育名
发布时间:2021-01-29 01:16    文章作者:皇冠足彩

   他提出让中国的孩子15岁以后不再学习英语;他希望年轻人能熬得住、挺得住、做得住,创业从冬天开始;他做慈善并不为聚光灯下的一闪,帮助到别人是他生命意义的一种体现……他,就是本期教育名人堂的嘉宾,鼎盛教育集团董事长刘宏冰,一位民办教育的执着者,一位有信仰的企业家。

  刘宏冰:专注做一件事情才能做到极致,鼎盛教育只专注少儿英语培训这个领域,希望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在不久的未来可以让中国的孩子在15岁以后不再学英语了。

  15岁以后不学英语这个概念是有意义的,首先,语言学习本身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规律上来讲。其次,语言对孩子的智能开发起着非常积极的作用。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让他接触到语言,有一个比较好的语言环境,更利于吸收。

  刘宏冰:坦白的说语言什么年龄都能学,但是效果绝对不同。孩子六岁以后会形成音壁,就是他对声音的遮挡或者是拒绝。我们跟外国人交流,中国人的习惯就是,你说完英语之后我先把你翻译成中文理解了然后我再组织中文,再把它变成英文讲出去,完全是这种思考。那六岁的孩子以后就是大脑形成音壁。接受语言的能力就会下降。

  中国网:这个目标是挺有意思,应试教育长大的的一代人英语学习的环境还是比较恶劣的,学了十多年英语但用英语交流的能力很低。

  刘宏冰:对,不过时代进步学习方法也在不断改进。儿童英语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怕学英语耽误了学语文;第二阶段就是从学英语从学音标开始,而不是从读写开始;现在慢慢开始第三阶段英语学习的观念可以说步入了正轨。

  中国人把外来的语言当做学科来学习,但就语言而言,我们总是教孩子学音标、语法。但事实上美国人、英国人的孩子是不学音标和语法的,音标和语法是在大学的时候才要去学的。 对于孩子来说,能用英语表达他要表达的意思就足够了。

  所谓快乐教学就是别让孩子对英语产生厌恶,首先老师要有个性,鼎盛教育对老师的个性有一定的要求,其次要设计好教学思路,比方说鼎盛提出的自然拼音法,是国内最早采用自然拼音法的教育培训机构,这也是英美国家的孩子学习自己母语的一种方法。

  刘宏冰:采用自主研发的教材。鼎盛自己研发了三套自主知识产权的教材,未来鼎盛要研发五套,这五套教材是针对中国孩子来研发的。国外有很多大的出版机构都有很完善对的教材体系,比如培生、麦格•劳希尔等,他们的出版非常厉害,但他们的儿童英语教学法是按照教母语国为英语的孩子来设计的,中国的孩子没有这样的语言环境,所以这样的教材到了中国会有些“水土不服”,这也是我们自主研发教材的初衷。

  刘宏冰:一些家长不太了解教材,但我认为这不是家长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把英语当做一门学科在学习的,现在要把英语从职业诉求到人人都会用的工具的转化,确实需要过程。尤其是少儿英语培训,许多家长对教材的理解比较片面。甚至有家长会说,要教材干什么?课堂上教就行了嘛,但实际上教材很重要。教材是英语学习一个系统完整的线索,你没有完整的线索很难把英语学好的。就像你请个外教在家里教教孩子,一般都叫好不叫座,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没有这个线索。所以自主研发适合中国孩子的教材一定利大于弊。

  刘宏冰:对,其实这也是为了迎合一部分家长的需求。当然不是虚荣心的满足,而是移民的需要。对于移民孩子来说,语言是很重要的,因为孩子刚到了国外他的英文不好的话,会产生社会障碍。所以我们的测试是美国麦克劳•希尔来进行测试,第三方测试能够真正反映孩子语言的运用能力。

  对于不想出国的孩子来说,测试结果也可以作为家长对于语言学习结果的依据。比如说我的孩子现在是小学三年级已经相当于国外的五岁孩子的表达能力了,他就觉得很不错,这是给家长一个概念,就是告诉他在这个级别给你这个证,不是让你拿这个证去干什么,重要的就是告诉你你的孩子到底什么程度。

  但有一个证是目前很多家长都需要拿的,就是三一口语。英国三一口语的机构跟国内考试院合作,北京现在小升初口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有三一口语的五级成功率会显著提升。目前鼎盛的三一口语通过率应该算是北京最高的了,综合通过率也超过了95%以上。

  刘宏冰:是安全。你可能不太理解,我们的所有校长都是经过红十字会培训的,基本的急救常识都是很清楚的,全部持证上岗。我不能容忍有孩子在鼎盛教育出现任何安全问题。

  去年有一件事情很值得社会去反思。去年的H1N1流感刚开始是在香港,内地还没有病例发现,刚好我在香港出差,无意中知道这个事情,出于职业的敏感我觉得H1N1也许会大面积爆发,我的学生又恰好是易感人群,所以很紧张。

  当时鼎盛教育的夏令营招生工作已经结束,钱已经收上来了,我回北京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所有校长开大会,要求取消夏令营活动,收上来的钱全部退还给家长。当时很多员工不理解,甚至当员工通知家长夏令营取消的时候也有家长提出质疑,但我还是坚持把收上来的费用全额退还给了家长。我不允许幼小的生命因为我们的一时疏忽,或者是为了追求利益而有缺憾。

  当年,有些机构的夏令营按期发团,许多夏令营整团整团的孩子都得病了,特别让人痛心,事情发生了鼎盛的员工和家长才彻底理解了我的一片心。

  但反过来我们要反思,家长也许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了夏令营,但我们作为培训机构不能不知情,一定要替家长把好关,要让家长把孩子交给我们是放心的,不能在任何环节出问题。

  中国网:有很多英语培训机构都打着外教的牌子,但有曝光一些不合格的外教甚至就是菲佣,有外国人就是外教么?

  刘宏冰:“假”外教在北京已经屡见不鲜了,我在台湾看的一个广告就很让人感慨,我回来就跟很多人讲,这个广告是什么呢?就是拍一个美国乞丐蹲在那要钱。另外一个是搬运工吧走过去了又回来了,跟那个乞丐说咱俩别这么苦了,到中国当外教吧,然后另外一个更可笑的问中国在哪,那个人说你连中国都不知道,在日本。这当然是个笑话,但很值得反思,难道长个外国的面孔就可以称之为外教么?如何定义“外教”这两个字?

  刘宏冰:没有。外国人在中国做外教,他只需要办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的工作签证就可以了。也就是说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干,如果在本国混不下去了,那为了暂时糊口,而且这个口还糊得还不错的话,就可以去某个机构当个外教。

  但事实上教育的含金量一定要很高。我们要给别人一杯水,那自己先得有一桶水。打个比方,我们某一个大厦的清洁工能到外国去教中文吗?道理是一样的。所以说现在很多家长迷信外教,我很反对。

  聘请来的外教具备不具备专业的教学能力、有没有相关的专业的教学资格证书等,这些问题都应该由外语培训机构的招生部门认真把关、严格把关。我希望国家有专门的教师资格考试和认证制度,聘请外籍教师的相关手续。应该纠正外国教师在华无证上岗的现象。

  中国网:有一些大学、成人培训机构会认为少儿培训机构很多是在玩花活,哄孩子。

  刘宏冰:这种现象是有的,这次我在政协会上也讲到了教育资质的问题。你具不具备资质,而且你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这块蛋糕很大,准入门槛并不高,但是拔高门槛却很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说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如果单纯是为了挣钱的话,那么挣教育的钱这件事太害人了。

  当然有些家长的诉求也是让孩子有一个很快乐的成长氛围,家长可以这么想,但作为机构不能抱着这样的心态。要不然你改名叫托管班,叫“无知托管班”,你跟家长讲我这不教东西,无知托管班,就是管孩子的。

  十几二十个人就可以做教育机构,为了能养活他们,为了我自己能赚钱有可能在培训中掺假,诉求不同的时候你的利益会发生偏颇。我是商业诉求我只关注商业,我就应收是多少钱。我是做教育我看的是口碑和品质,我希望未来鼎盛做到让中国的孩子15岁以后不再学英语。

  教育没有“无间道”,非黑即白,干好是对人类的一种贡献,干坏是人类的灾难。我创建鼎盛十几年来我的目的一直很明确。教育是做积淀的人类工程,包括今天的我们看到的清华也好、北大也好,包括美国的哈佛,英国的剑桥,剑桥村等等。都是经过积淀的产物。做教育切忌浮躁,所以这么多年来,鼎盛在市场上花在广告上的钱很少,不是我们不会进行商业化的操作,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教育是积淀,要是过分宣传可能对家长是一种误导。

  中国网:新东方总裁俞敏洪曾说,中国的民办教育是从水泥缝中长出来的参天大树,从1994年做民办教育至今,您的感受如何?

  刘宏冰:我跟俞敏洪是很好的朋友。用他的话来说现在在教育界还在坚持做教育的“骨灰级”人物不多,我们俩算是其中一员。俞敏洪是我非常敬重的人,他是中国民办教育的榜样,同时他也是个内心世界非常丰富的人,他是真正的民办教育家。他写给新东方人的一封信叫《价值回归》,写得非常好,讲出了我们做教育人的心声。

  他提到的水泥缝中长出的参天大树,虽然听起来心酸但确确实实是这样,中国民办教育发展到今天不到20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事情。在这样的一个发展历程当中很不容易,用我的话讲就是“激情满怀但不堪回首”。为什么说激情满怀呢?看着那么多的孩子在我们的机构里得到了他所需要的成长,我们真的是“激情满怀”,但对于国家给我们的政策、给民办教师的认可来说是“不堪回首”的。我坦白说民办教育有很多老师他们的职业素养和职业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公办教育,有的民办教师可以为了孩子付出一切,而公办教师不见得。公立学校现在只有一个导向明确:分数导向,升学率导向,而我们的老师的导向是什么?是教育真正的责任导向。不同的导向一定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

  二十年的时间,民办教育作为公办教育的支撑,在现在越来越凸显出不可替代的作用,他的特色教学为公办教育做了很好的补充,也真的希望国家能够给民办教育一些政策,能够让真正的民办教育能够对未来栋梁的培养工作有所担当。

  中国网:最近教育培训机构的资本化运作风起云涌,收购、上市如火如荼。您怎样看待教育资本化?

  刘宏冰:就我看来,教育资本化实际上弊大于利,开玩笑的说教育企业上市仿佛老太太跑百米,确实不适合。资本市场是残酷的,股民要的是你每年的增长率,每年要拿出20%、25%的增长率来,这是资本市场对你的要求。但教育本身来讲它的产出需要积淀。产出并不快,成倍数的增长更是很难。新东方俞敏洪就遇到这个问题,他非常痛苦。对于高管来说上市可以令他们身价倍增,但是对于创始人来说,单从个人利益角度来说意义不大。

  但另一方面,教育资本化可以通过资本的力量去满足企业未来梦想的追求。企业得以迅速扩张,可以将教育理念进行复制,去服务更多的孩子,帮助更多的人成长。但回过头来看,你对资本市场的交代是什么呢?就是25%的增长,他不管你每年成本怎样,每年都有增长率这个压力追着企业跑。

  刘宏冰:在全球经济形式不明朗的时候,许多投资人都在考虑如何让手里的资本保值、避险。经过研究,很多行业起起伏伏稳定性比较差,有调查显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逆势成为第一名的就是教育。而教育里面排在第一名的就是儿童教育。

  刘宏冰:可以这么说吧。很多投资人一看钱投到教育领域是保险的、保值的。这是个稳步增长的行业。鼎盛教育融资的时候可以说是踢破了门槛,全世界许多投行都有来洽谈,一方面是他的资本避险需求,另一方面第一轮投资换取的收益也是最大的。

  刘宏冰:融资未必上市,上市也未必在海外上市,这是个误区,但是对于大多数教育企业来说,有了资本的介入对市场的指导性是有利的,它会帮你搜集很多市场的信息,帮你对接很多资源,因为他已经成了股东。融资并不能把创始人变成小股东,创始人永远是大股东,在你不卖老股的情况下,你永远是大股东。比如像我的鼎盛教育,我是绝对控股,所以说我这个肯定没有问题。

  中国网:您做了许多公益方面的事情,做公益仿佛成了许多名人的一张名片,您怎样看?

  刘宏冰:我做教育这些年来也做过大大小小很多公益的事情,如果说是作秀的话,肯定不会投入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做下去。这几年鼎盛教育财物捐赠差不多七八百万,汶川地震我们连教材、钱物就捐赠了四百多万。当时我去灾区以个人名义资助了三十个孤儿。地震后第二年我把资助的孩子接到北京来带他们看、长城,游清华北大,我要让这些孩子们感觉到他们没有被抛弃,我们对他们的关心与爱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说要媒体报道的念头,只是我个人以及鼎盛教育对公益事业、对社会的一种回馈而已。

  做公益有很多难忘的记忆,我们去汶川,一个七岁的孤儿在墙上给自己写了两个字,立志,他还不懂什么叫立志的时候,他要表达的意思是他很坚强,他没有掉一滴眼泪,他说是因为妈妈不喜欢他哭,很单纯的原因,但是听了特别辛酸,多好的孩子,我们的社会怎么可以不对他的成长负责呢?

  刘宏冰:对,做公益的回报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是我内心中一种真实的感受,这种感受足够震撼心灵。并不能说公益是我在付出,他们在得到,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获得了很多人生感悟,能够帮助到别人其实也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肯定。

  刘宏冰:我给你讲个小故事,有天晚上员工都下班了,最后我们打扫卫生的大哥也要走了,冬天的晚上下着雪,我说大哥你要回家了?他说董事长我要回家了。我说你那拎的什么啊?他说买点菜回去,买了熟食和酒,他说跟老婆回去喝点酒。那天他走了之后公司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晚上吃了碗泡面。在这样的时刻,钱已经没用了。任何一件事不能只透过现象来看,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我是个愿意自检的人,只有不断的自我审视,才能活得坦然。

  刘宏冰:那就完了,太可怕了,如果所谓的那一点点成就你都驾驭不了的时候,你从梯子上摔下来就会很可怕。我就跟员工讲,我说你们给我多少掌声,不会直接影响到我跟你们讲话的态度,我只会按照我的方向去前行。

  我的幸福感很大一部分是鼎盛教育带给我的。我觉得教育是可以传承的。我个人的需求并不是很大,坦白说,就是现在不干了也够花了。我不想开宾利,也不想买直升飞机。我是希望可以把鼎盛教育传承下去,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孩子。

  刘宏冰:我只想告诉年轻人什么是真正的事业。四季轮回春夏秋冬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人生其实也是一样。创业一定从冬天开始的,起步很难啊,当你真的没有熬过冬天,那这个冬天就把你结束掉了。那好一点到了春天了,看着点希望了挺高兴,说你看我这世界终于迎来春天了,可是等待下一个的就是炎热的夏天,如果你走过了炎热的夏天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收获的季节了。到了收获的季节之后你那时候你已经不知道了,很多人就死在秋天里,高兴啊,我收获了,为什么呢?因为你不知道,冬天已经悄悄的向你靠近。

  在整个的事业成长过程当中,必须要脚踏实地,我们很多大学生出来以后,他是有社会价值的,但没有被很好的挖掘潜能。比如我们鼎盛的老师进来以后经过培养提升,有些人工作做得非常棒,他就会很有成就感。他感动的不仅仅是公司给了他多少钱,他感动的是他原来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

  中国网: 时下年轻人存在很多困惑,他们不得不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抛弃梦想,为现实发愁。

  刘宏冰:凡是二十多岁就怀揣梦想的人一定不会穷途末路,现在社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还是希望年轻人要从“熬的住”到“挺的住”,从“挺的住”再到“做的住”,这三个阶段必须要经历,甭管你现在怎样,终究怀揣梦想。

  我不太建议年轻人频繁跳槽,如果跳习惯了实际上是把内心世界生根的能力跳没了,就会完全倒向于机会主义者。举个例子,你在这个屋子得了感冒,你到了另外一个屋子就能好吗?没有一个成功的人是透过跳来跳去而成功的,他必须有一段时间要扎根,这个扎根过去至少是五年,现在至少要八年的时间。一个人不管你做什么,如果你做十年你就一定会成功,因为你在这个行业已经很熟了。机会天天都有,你为什么看不到,把握不住,能力和经验不到这个阶段,就会看不到。所以我才希望年轻人熬得住、挺得住、做的住。

  刘宏冰:今天的中国人整体都缺乏信仰,对自己的时间安排也同样缺乏信仰,我到底要做什么,有的人为什么熬的住。坦白说我当时是从政府机关出来的。可我来到北京创业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喝不起矿泉水我就在公司里灌好水再出去。有时候跑客户拉单子脚都磨起泡了也要熬到半夜三点钟才能把事情做完,但那个时候感觉很充实,进入了角色。现在流行拼爹,拼爹实际上拼的是命,如果没有那么好命的话,就要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

  刘宏冰:从中国的国情上来讲,国家是一个身体,左手是公办教育,右手是民办教育,公办教育叫做主体教育,民办教育叫做特色教育,互补性非常强。公办教育课程设置没有办法实现特色化,民办的课外教育正好做了补充。

  中国未来最可怕的不是经济、科技方面的发展问题,最可怕的教育的未来。经济发展的同时教育改革是脱节的。这就会让小学生失去了想象力,让中学生和高中生失去了创造力,让大学生失去了梦想。这样的代价太可怕。

  许多大学生毕业后,他们真的还怀揣梦想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的教育第一个没有培养出创造性的人才。第二大学生走出校门后不能接受社会的现实,不能够蹲下身来融入社会。

  刘宏冰:民办教育一一路走来,一直是很阳光的,在积极推动教育发展,推动教育变革。今天,很多中国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学习快乐感都是从民办教育这方面获得的。单从英语这块来说,每年央视英语大赛,排在前几名的大部分是民办教育机构培养出来的孩子。但这也不完全是公办教育的责任,公办教育没有时间反思,他们教学任务很重,孩子安排的满满的,学习压力太大,过大的压力就让中国的孩子从小学就失去了想象力。

  孩子喜欢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成为一个快乐的人,这点才是最重要的。学习不应该成为苦差事,这也是我们很多民办机构在积极探索的快乐学习之路,真正的希望可以通过民办教育的不断努力,让中国的孩子可以有更多元的教育选择权,有更美好的童年回忆。

  越来越多的家长为孩子选择有外教的英语培训机构学习,但家长也应该擦亮慧眼,区分出“外国人”与“外教”的差别,不要让真外国人、假外教耽误了孩子的成长。

  中国的孩子大抵从孩童时代接触英语,一路苦读,到了大学、研究生阶段许多人的英语表达能力依然差强人意。

  做公益的回报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是我内心中一种真实的感受,这种感受足够震撼心灵。并不能说公益是我在付出.

  现行的教育制度让一部分小学生失去了想象力,让中学生失去了创造力,让大学生失去了梦想。这不仅仅改变了个别孩子的成长轨迹,而是真正需要整个民族来反思的事情。

  凡是二十多岁就怀揣梦想的人一定不会穷途末路,现在社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还是希望年轻人要从“熬得住”到“挺得住”,从“挺得住”再到“做得住”

  中国民办教育发展到今天不到20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事情。这样的发展历程很不容易,用我的话讲就是“激情满怀但不堪回首”。

  策划:中国网教育频道 执行:冯竹 李昭 设计制作:刘智 出品时间:2011年12月 内容合作:


皇冠足彩

© 皇冠足彩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13346261222 邮箱:1797060463@qq.com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